中文 | 无障碍浏览 | 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外事资料 > 异域风情

蒙古的富贵病

时间:2017-07-11 浏览次数:762

    蒙古南部的戈壁沙漠,遍布黄沙和碎石。穿越这片广阔、炎热的荒芜地带,入目的景色千篇一律,偶尔能看到带刺的灌木丛或者成堆的骆驼白骨。戈壁夏天的温度可以超过50℃,到了冬天则骤降到零下40℃左右。但这里并非无人区:饱经风霜的游牧民扎下蒙古包,饲养成群瘦弱的家畜;戈壁深处还坐落着醒目的蓝色建筑。这里是蒙古的奥由陶勒盖(意为“绿松石山”)。

    在这片曾给马可波罗留下梦魇的不毛之地,规模浩大的工矿似海市蜃楼般出现。十几年前,外国的测量人员进行勘测后断定,奥由陶勒盖是全世界排名前五的矿山,铜和黄金的储量价值超过3500亿美元(1美元约合6.35元人民币)。

    随之,平原上盖起了大量蓝色的仓库,传送带源源不断地向外运出矿石,巨型卡车的发动机隆隆作响,一个国际标准的机场正在建设当中。目前,该矿由澳大利亚的力拓矿业开采,预计将在年底投入早期生产,这里将迎来20多个国家的1.8万名工人。

    西方的矿业公司投身如此偏远荒凉的地方,多少会呈现出些许的奇怪氛围:餐厅里既提供面向外国工人的俄式牛排,也有蒙古人喜欢的羊杂碎汤;商店里出售外国的小熊橡皮糖、斯奈普果汁和衣物柔软剂;周边蒙古包里的WIFI信号又快又好;为了防止沙漠中常见的脱水,浴室的标牌上专门写着:您的尿是什么颜色?

    长久以来,全世界对蒙古的概念是一个孤立于遥远内陆的东方国家,面积和西欧差不多,不到300万人口居住在几座城市和各处草原上,牧民们饲养着骆驼、牛、羊、马等牲畜。但如今的蒙古引人瞩目,自然资源的开发使其成为去年全球经济增长速度最快的国家之一。2001年,蒙古的经济总额是10亿美元,10年之后,GDP就达到了100亿,当年的GDP增速达到17.3%。“我们的梦想是把这个落后的国家发展为现代国家的典范,”身为政府官员和奥由陶勒盖矿董事会负责人的庞特赛格·查干说,“蒙古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步。”

    目前,在蒙古的地下至少还有价值1.3万亿美元的矿产未被开采,两个相邻的大国——中国和俄罗斯均在蒙古有大型的矿产合作项目,美国也对这个遥远国家的命运高度关注。蒙古正努力避免让自己成为第二个尼日利亚——矿产丰富,国家却一贫如洗。“每个人都清楚蒙古有丰富的自然资源,”总统查希亚·额勒贝格道尔吉表示,“但这些资源对我们来说意味着成功还是失败,取决于我们的治理。这是蒙古面临的最大挑战。”

    如今,外国资本正在对蒙古经济施加巨大的影响力。去年,有超过50亿美元的投资流入蒙古,相当于蒙古去年GDP的一半。截至目前,最大的合作项目便是奥由陶勒盖矿,预计到2020年将为该国贡献近1/3的GDP。蒙古还有更多丰富的矿藏深埋地下,其中就包括尚未开发的、全球最大的焦煤矿塔班陶勒盖。前总统恩赫巴雅尔曾要求塔班陶勒盖必须是蒙古的企业,“外国矿业公司单纯由利润驱动,我们要保护蒙古人的利益。”

    随着经济的飞速前进,过去5年中首都乌兰巴托也发生了巨变,一方面仍保留着不少苏联风格的混凝土建筑,与此同时大批还未完工的钢筋、玻璃高楼正拔地而起;经济发展的良机都集中在首都,因而人口在过去10年间也翻了一倍,达到120万人;并不平整的道路上,崭新的丰田陆地巡洋舰和苏联的拉达并驾齐驱;LV的专卖店与成吉思汗的雕像位于同一座广场上;一座闪闪发亮的25层宾馆大楼已经成为乌兰巴托最高的建筑,房间一晚收费300美元;对面不远处的一座新商场,里面有巴宝莉、阿玛尼等奢侈品牌的专卖店,招揽着蒙古的新贵们。

    采矿致富的诱惑,让成千上万的牧人从草原来到乌兰巴托。他们住在城市郊区拥挤的蒙古包里,当地人称为“蒙古的贫民窟”。那里的电和饮用水供应不足,更穷的人只能在下水道寻求庇护,一些蒙古包甚至就搭建在废弃的墓园或工厂中。城市外边则是空旷无人的大草原,平均计算蒙古每平方公里土地只有两人。

    当前仍有1/3的蒙古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贫富差距也在逐渐拉大,开着悍马的矿主和失去家畜的牧民形成了鲜明的对照;酗酒在人群中盛行,廉价伏特加和马奶酒的生意异常红火;来自西方的游客、职员在乌兰巴托的酒吧里纸醉金迷,笑称这里是第二个迪拜。

    今年年初,世界银行警告称蒙古的经济过热,政府的投资可能引发严重通货膨胀。腐败的阴影也挥之不去,许多外国投资最终都难逃进入私人口袋的命运。透明国际组织在廉政指标上将蒙古列在183个国家的第120位。“普通人从快速发展的经济中获益了吗?大多人都会说不。”外交政策顾问兰登格·普里苏文说。

    根据该机构最新的民意调查,96%的蒙古民众认为腐败现象严重,而80%的人认为该国寡头拥有过高的权力。政府官员表示正在努力避免“资源诅咒”——以大众的利益为代价而富足了一批腐败分子。官员还在警惕“荷兰病”,即伴随着自然资源出口剧增,货币升值导致其他产业失去竞争力。

    蒙古人喜欢用自然界事物的比喻来表达观点:高速发展的经济是“狼经济”,同胞被形容为鹰或骆驼,北边的俄罗斯是“熊”,南边的是“中国龙”。蒙古是世界上最年轻化的国家之一,据2000年数据,有2/3的人口年龄未满30岁,36%的人口年龄未满14岁,今天多数的蒙古年轻人都没有骑过马,更不用提过牧民生活。传统的人与草原的紧密联系正在缓慢消退,没人愿意再去过那样的贫苦日子。在乌兰巴托,对传统、自然生活的怀旧情绪也在弥漫,“大自然令蒙古与众不同,”环保主义者达西道尔吉说,“如果我们失去那些,就和别的国家没有区别了。”

    今年夏天,额勒贝格道尔吉曾与家人在总统官邸后面的森林中宴请外国记者和顾问。在小溪潺潺、白桦林立的树林中,额勒贝格道尔吉表达了梦想中的未来:“我把蒙古看做连接亚洲、欧洲和北美洲的中心,我们要成为能源中心、运输中心、通讯中心、农业中心和旅游中心。”而蒙古的所有出口都与矿产相关,“这个国家的人们刚刚走下马背,第一次进入城市,自由独立的精神深藏在血液中。”

    (摘自《世界博览》)